【专访】导演许宏宇:《一点就到家》不是创业故事,是人

2021-06-03 19:50:50 阅读量: 标签: 专访 到家 导演 内心 青春
【专访】导演许宏宇:《一点就到家》不是创业故事,是人们回归内心的青春励志片

“不敢say no的人,说yes的时候也是没有力量的。”

戴天文

《一点就到家》剧照

在整个国庆档中,《一点就到家》是最晚上映的热门电影。这部许宏宇执导,彭昱畅、刘昊然、尹昉主演的影片,10月4日才正式与观众见面,避开了国庆前三天的直接“厮杀”。

虽然“赶了个晚集”,但《一点就到家》依然是一部适合在国庆节进行观赏的故事。虽然整部影片讲述的是刘昊然饰演的魏晋北、彭昱畅饰演的彭秀兵和尹昉饰演的李绍群共同在乡村创业的故事,但用导演许宏宇的话来说,创业的痕迹更少,青春片的感受强烈地多。

在采访中,许宏宇多次提到自己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而他也是在今年3月才得到这个影片的剧本大纲,加入这个项目。对他来说,这并非一个简单的项目,三位好友在故事中的遭遇,与他自己人生中面临的选择有着异曲同工,也启发他要去寻找自己内心真正喜爱的事物。“之前有一个格局和商业上更大的戏,但我一直没有找到那个戏想说什么,发生疫情它停了之后,我遇到了《一点就到家》。为什么我有这么大的冲动答应做,就是觉得是一个很简单的回到内心的故事。拍完之后真的回来就跟投资方说,对不起,我不适合拍那个戏,就推了。我觉得那个并不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现在我找到自己更想做的故事。我相信命运,我们在生命中遇到很多事,我都觉得要去接受。”

《一点就到家》剧照

而整个《一点就到家》里,有许多的细节和桥段,真的就是在偶然中如同缘分一般“冒”了出来。尹昉在红果丰收后与两兄弟一起喝酒,酒后一句“想喝茶”就是在拍摄前几小时临时想出来的。刘昊然进行心理治疗的地方,是影片制片主任在上海的办公室。原本想用朴树的《Forever young》作为配乐,剪辑阴差阳错找成了艾怡良的《Forever young》,没想到与影片非常贴合,也直接用在了正片中。电影片尾曲《我不想改变世界 我只想不被世界改变》,也是一次偶然彭昱畅将音乐发到许宏宇手机里播放后,才让他认识这首非常贴合影片主角特征的歌。就连最后集市中老奶奶略带哀伤的回忆后亮出的支付宝付款码,也是电影局为了让影片保持轻松的氛围给到的小建议,并非影片第一出品方阿里影业想要植入的“硬广”。

在许宏宇的上一部影片《喜欢你》中,他就采用了在现实主义故事里穿插超现实主义镜头的特征,比如在河豚毒的作用下金城武与周冬雨的小小“历险”。在《一点就到家》中,这样的镜头也有不少。一只小黑猪贯穿全片,一开始彭秀兵会在失败时跟它对话,它也会在三位伙伴创业遭遇问题时出来,询问他们“风口上的猪会不会起飞”这样的经典互联网口头禅。一只来自普洱的飞舞的虫子,也成为魏晋北回到云南继续创业的重要契机。

创业的三人在片中带着自己的咖啡上了李佳琦的直播间

许宏宇也在这部影片中,进行了视听语言方面的实验。在他看来,这部影片更像是一部主要讲述青春、励志的轻喜剧。为了加强喜剧效果,也为了让影片在文戏部分的节奏更加明快,许宏宇让三位主角第一次见面谈论咖啡时完全没有“停下来”。只是简单讨论一下咖啡,就让三人一会上屋顶、一会上树,一会魏晋北跟彭秀兵坐在一边,一会又跟李绍群待在一起,每说一句话切一次镜头,让原本可能无聊地用“正反打”代过的讲述画面,成为本片的亮点之一,给多位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在很稳的现实主义里,我很放纵地去创作了一把。希望如果这个戏大家能够认可后,其实可能成为新的中国电影的方向,就是我们做现实主义题材,但找到一种更接近年轻人、有网感、有一点调皮的方式去做新的电影类型。”

导演许宏宇

界面文娱对话许宏宇:

界面文娱:为什么叫《一点就到家》?你想传递什么?

许宏宇:领导起的,我们收到这个名字,只是在想表达我想表达的故事,想怎么再把《一点就到家》这个名字丰富下去,包括变成口号,最后他们把整个公司就叫这个了,秀兵快递已经在“一点就到家”这个集团下了。

界面文娱:拿给你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了吗?

许宏宇:其实是边拍边写的,我们就是被张冀的大纲骗了(笑)。

他们大纲写得特别好,看到那种人回归内心追寻梦想的感觉。所有的矛盾点、所有戏的点,大部分都是后面创作的。我们前面主要是完善人物,因为我觉得现实题材人物扎实了都好说,就怕人物飘。彭秀兵到底干什么,为什么从村里去了城市,为什么又回去等等,为什么魏晋北有这么多改变等等。人物细节做扎实后,拍起来就还好。

在现场我们有张冀,也有好几个年轻编剧一起。张冀负责大的氛围,像家长一样拉着我们不要乱跑,我们跟几个年轻编剧把很多(有趣的)想法加进去,一些年轻人懂的点。

界面文娱:总共拍了多久?

许宏宇:拍了30天,7月9日才开始拍的,9月底才完成后期。我是7月6日在上海隔离完去了云南,之前所有的筹备都是“云筹备”。他们每天给我看视频,在隔离的时候我也不停地开会。我们的团队是金牌团队,基本上《夺冠》的所有工作人员做的,整个制片团队、摄影师、美术指导、造型指导都是合作多年的。

片中有不少临时想出的笑点,也证明整个剧组的氛围非常轻松有趣

界面文娱:拍摄时没有完整剧本,前期筹备也是“云筹备”,是不是这部戏里有很多东西都是因为机缘巧合出现的?

许宏宇:太多了,比如心理医生那场戏,还有两天就拍了,找不到景,印象中的心理医生都是高大上的俊男靓女聊天,太顺撇了没意思,我们就到上海制片主任的办公室,马、桌子、后面的字画都是他的,我就说在这里拍吧,然后找来个老中医一样的心理医生。《哈利·波特》这个梗也是拍摄前10小时想到的。

有一场他们庆祝红果丰收喝酒的戏,因为是尹昉的戏,喝完后他说了一句话,“可能我现在喝多了,现在特别想喝茶”,这是我很感动的,这句话基本上是现场聊出来的。

还有一场是我们摆了镜头后,美术不小心把椅子放在角落,我看了角落半天,马上把李绍群的父亲村长请来,想让他在那儿看着尹昉演,然后消失。半个小时就把他叫来拍了那场戏。

在北京的虫子也是,本来拍摄是一个小的,结果主任找到列车时,因为总站是高压电,得关了所有灯。我们上去看车时发现整个黑的地铁很有感觉。当时我还不知道虫子出现怎么拍,而且本来地铁光也不好看,我就说干脆让魏晋北看到虫子就进入他和虫的世界。我们弄了两个灯,外面也是后面才做的星空。

片尾八三夭的歌《我不想改变世界 我只想不被世界改变》,是有一次彭彭把歌发我手机上,第二天我起来在车上再听,发现这么好听,而且歌词太对了,讲(的是)我不想被世界改变,就好像他们三个年轻人的状态,我们就直接买了这首歌。

中间的《Forever young》也有小插曲,一开始我们想用朴树的,就告诉剪辑找这首歌。剪辑师是90后,可能不知道就在网上搜,结果放进去剪好后,(给我看)才发现这是《Forever young》(片中采用的是艾怡良的歌曲)吗?我还以为是又改了还是什么,但也挺好的(就定了)。这种缘分对我这种很相信命运的人来说就是吉相,很顺。

两棵大树是当地找到的美景,树中间三人常呆的平台则是美术组制作出来的

界面文娱:还有魏晋北的手机铃声,“支付宝进账100万”很有意思。

许宏宇:其实是我们一个后期制片的铃声,有一天我跟他开会,然后就一直在响支付宝到账一百万,我想说什么项目打你支付宝100万了。

界面文娱:为什么把故事的最大矛盾和创业主题,设计成茶和咖啡?

许宏宇:我们确实有想用茶代表传统,咖啡代表年轻,但这两个东西不代表有先后顺序,不一定一个一定是过去,一个一定是现代或未来。这两种产品是在同一个土壤生长出来,是可以一起去做的。所以整部戏是讲一种融合,特别是李绍群和父亲的戏,他们没有互相排斥,茶和咖啡的融合很重要,包容性是电影的重点。

你注意到心理医生后面有一幅字“海纳百川”吗?一些小细节我觉得很有趣,其实是一种包容,新旧不是跟过去的对比,可以并存的。最后老奶奶那场戏,她的回忆都在集市,集市没了,但她拥抱了时代。可能很多人开始会排斥,但当他接受的时候,也在新时代享受了很多从没经历过的感受。

李绍群和村长父亲的和解

界面文娱:三位主角的选角非常重要,你们是怎么找到他们的?

许宏宇:彭昱畅是最早定好的,然后觉得昊然是最合适的,之后要再找一个同年龄段有CP感的,所以找了尹昉。虽然尹昉实际年龄比他们大,但加上造型看不出来,很像同龄人。

界面文娱:你是如何设定这三位主要角色的?他们各自最大的特质是什么?

许宏宇:就像之前刘昊然自己说的,他们三个人分别代表了现代年轻人的三种病,彭昱畅是白日梦,不停地做不太实际的梦。尹昉是强迫症,所有东西都要最好的。刘昊然是抑郁症。这也是现代城市人的状态。

但他们三人都是我很羡慕的人,很干净、纯粹,不会因为任何东西改变。整个故事不是创业故事,是人回归内心、知道自己干嘛的过程。我很羡慕、敬佩这种人,我也想当这种人。

《一点就到家》剧照

界面文娱:你是哪种人?

许宏宇:我是在尹昉和刘昊然之间徘徊,有时候面临现实,公司要运作、很多人要照顾,需要不得不去赚钱。但其实没有不得不,只有自己能say no。不敢say no的人,说yes的时候也是没有力量的。尹昉那样的人,是我非常崇拜和尊敬的,有点像朴树老师,那种对音乐的执着我很羡慕。但我大部分时间还要照顾公司,要交房租。生活的压力是扑面而来的,没办法对抗。为什么我在最后让魏晋北找到内心想做的事,不是别人做什么就跟着去跟风口,其实是“老子爱什么,什么就是风口”。这是很厉害的想法。

为什么说这个戏是一个励志、青春的电影,大于是一个创业电影。以前《中国合伙人》是把公司做出来的故事,大家觉得成功需要向外走,要赚很多钱在美国上市。但我觉得那个时间已经过去,很多年轻人出去过又回来了。我现在觉得他们做成什么事并不重要,做咖啡、卖臭豆腐都不重要,我希望他们经历冒险的过程能打动观众。(我很喜欢)尹昉与彭昱畅的一根筋的信念感,刘昊然更像是我们大部分城市人选择的道路,永远是跟着跑,自己迷失了。我们为什么会焦虑?因为我们的内核在远处,是我想成为某个人,但那是他的梦,不是我的梦,没找到自己的真实世界的时候,核心永远是偏离的,人就失去平衡开始焦虑了。

界面文娱:他们三个人之间情感是怎样的?

许宏宇:女生有一个词叫闺蜜。男生叫兄弟或者哥们,但它解读不了闺蜜似的男生之间的情感,兄弟和哥们都有点江湖,但我觉得男生之间还有一种很柔弱细腻的情感,可能他们三个点情感这一块多一些。

《一点就到家》剧照

界面文娱:整个故事主要发生在云南农村,而你是在香港长大的,创作中你容易跟这些角色建立共情吗?

许宏宇:挺容易共情的,农村确实跟香港不一样,但我觉得有一些是一样的,是回家的感觉,这个全世界都一样。我自己也很喜欢户外运动,我会去跑山,非常崇敬大自然,作为一个城市长大的孩子我对大自然的理解会很深,这对我帮助很多。

而且农民有很简单的想法,不会有失败的感觉,所以彭秀兵有句台词是“我暂时没有成功,不代表失败”,这是农民特点和优点。我们城市人有一点失败就不行了、破产了、自杀了这种状态。为什么农民不会?我感觉因为他们只有土地就可以继续干活,他们怎么干活是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城市人是空的,我们没有东西在自己手里,被击败了没有退路。这是最打动我的一点。

界面文娱:整个片子看下来是感觉特别轻松的轻喜剧,这也是你带来的气质吧?

许宏宇:喜剧方面肯定要做,但我本身尝试过比较硬的喜剧,没有用。没用之后我就先放在一边。我觉得很多开心有趣的地方一定要到现场才能慢慢找到,比如刘昊然说“不干净了”那场戏,还有喝了茶之后说怎么做茶的生意然后扇了自己一巴掌说“又来工作”,这些都是拍的时候(想到的)。一开始我说昊然来个疯狂的,他就给自己一巴掌,之后我再问彭彭什么反应,我说肯定是打在他身痛在你心(笑),所以才又来了一下。

我也剪过《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对我来说那才是喜剧,我不可能会做开心麻花那样精密计算出来的喜剧。《一点就到家》是我们所谓的轻喜剧,中二的有点傻的这种。

界面文娱:很多喜感不是通过语言,而是通过镜头视听语言传递给我们的,比如三兄弟第一次见面,镜头来回切换他们的站位完全不同,台词很正常但喜感很足。

许宏宇:这就是让这场戏好玩一点的感觉,如果写完就像我们坐在这里聊天就很无聊,那个环境很好看,很多室外的各种地方,我就让他们到处聊吧,这里拍一次那里拍一次,回来剪剪看。演员都不理解,为什么这儿演完要去那儿演,其实是一个小实验,挺好玩的。我希望以后多一些这种创作,就是现实主义题材的根很深,用一种疯狂或者多点实验性的创作方式把戏做得更有趣。

可能因为我不是学电影的,我是学现代艺术的,以前看的都是艺术片,不看好莱坞电影。但我进到这个行业,开始学习讲故事怎么回事,商业片的魅力是什么。可能拍完《穿越火线》,可能对自己多了一点自信,可以用在哪里,试试用镜头方式呈现,观众会不会有反应。

这是一种实验,但前提是有编剧张冀和监制陈可辛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现实主义的底子,故事是讲述当下年轻人的迷茫的故事,在很稳的现实主义里,我很放纵地去创作了一把,就是我们做现实主义题材,但找到一种更接近年轻人、有网感、有一点调皮的方式去做新的电影类型。

《一点就到家》剧照

界面文娱:这种快节奏的剪辑,是不是跟小时候看的港片有关系?

许宏宇:不知道为什么,比如刘昊然扇巴掌那场戏,我一开始就是觉得不够想要更多一些,打自己一巴掌我就觉得特别好,可能确实会影响到电影的味道,可能是一种爱好,但这种爱好怎么来的,跟周星驰是怎么(联系),我觉得也不好说。可能是广东话的语言,语速会更快。可能是这种口语自然有一种奇奇怪怪的能沟通的方式令其形成这种(风格)。我今天第一次认真想这个问题。

界面文娱:而且在你的片中,从《喜欢你》到《一点就到家》,都会在现实基础上有一些超现实的表现,这是你在视听语言上的风格特点吗?

许宏宇:我可能是感性驱动,有时候觉得事情发生在这儿,我自己会有一些幻想觉得应该会出现,我觉得很自由,并不是为了风格而风格。比如《喜欢你》河豚的出现,我们需要契机让两人放松警惕,就像喝酒一样人会聊得很开,所以用了这个方式。我很喜欢,他们进入了只属于他们的二人空间。这是我对幻境的理解。我觉得当这些人在同一个频率的时候,会自然进入到一种别人看不到的维度。当《一点就到家》三个人进入一种默契后,他们会有共享的梦。可能一开始是搞笑的,之后还有一个噩梦,是不是会有更大的危机?我觉得幻境跟现实是这么一个匹配,但在试映或给老板看的过程中,很多人反对,觉得看不懂或者与故事无关,但这次我有点任性,以前我是很听别人意见的人,但这次我不听,我想尝试保留。保留一下怎么了?不相信因为这个镜头这个戏没人看。我尝试完得到观众的反馈,会更清楚哪些观众喜欢。如果我喜欢的东西观众也喜欢就很好,如果观众不喜欢,我就再做调整。

《喜欢你》剧组

界面文娱:这部戏某种意义上,是希望号召年轻人回到家乡吗?

许宏宇:这个看观众的感受,可能有人看完觉得回家乡有机会或者更舒服,可能有人看完更清楚自己应该留在城里干嘛,我觉得都可以,并不是宣传大家去哪儿。这是一个回到自己内心的故事,就像一句话:你开心就好。不是不负责任地说想干嘛就干嘛,是彻底清楚了解自己内心想干嘛的时候,再去干。

界面文娱:这是一个创业的故事,导演你也在做这家后期公司,你的经历跟他们有什么相同点?

许宏宇:我创业很久了,我刚去美国学完整个后期流程后回来开了这家公司,跟彭秀兵一样到城里学习快递后带回家乡。后期是我一直在做很稳的工作,它不是一个盈利的工作,但我觉得培养了很多人才,包括这部戏的剪辑不是我自己,我希望继续发展,(在我)能力范围内,把一些能教的剪辑、导演(方法)传递下去。

答应做这个故事的时候正好是疫情当中,很多人都过得很困难,我们也感同身受。我们这段时间也经历了困难,我们是后期公司,这段时间没有戏拍谁有活儿?谁有后期?还好我们那段时间在做《穿越火线》的后期,没有那么大的困难,但我看到身边很多朋友在这段时间丢了工作。我们这个戏更多的是一种温暖和治愈,希望通过这个戏给大家一个鼓励跟拥抱。

《一点就到家》海报

界面文娱:通过《一点就到家》,听说似乎你也找到了一些新的未来工作的方向?

许宏宇:片子里故事的感觉,跟那段时间因为疫情我在香港家中的感受一模一样,因为我工作十几年没有停过,回家最多一周,结果这次我在家呆了三个月。香港家里能看到我的成长,老家的土壤在这里。我刚拍完《喜欢你》,很多项目找来让我拍爱情片、喜剧、科幻片或者别的类型,好像一个小朋友走进糖果屋,跟魏晋北迷失的状态很像。

我觉得很奇妙,之前有一个格局和商业上更大的戏,但我一直没有找到那个戏想说什么,发生疫情它停了之后,我遇到了《一点就到家》。为什么我有这么大的冲动答应做,并不是因为它跟电商、扶贫有关系,我就是觉得是一个很简单的回到内心的故事。拍完之后真的回来就跟投资方说,对不起,我不适合拍那个戏,就推了。我觉得那个并不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现在我找到自己更想做的故事。我相信命运,每个人的命运轨迹是写好的,今天我们在这里相聚时一种缘分,我们在生命中遇到很多事,我都觉得要去接受,一种佛系精神。虽然当下这四个字虽然很俗套,但特别有意义,有时候我们活在过去没有完成的事情里,有很多遗憾想在未来去弥补,但回想过去、空想未来,永远错过了当下,永远没有活在此时此刻。我觉得当下的重点就在这儿,做这件事就专心。我相信这是对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