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首名诗,最伤感的十段名句,对应着离愁别恨的五个境界

2021-08-07 14:00:54 阅读量: 标签: 离愁 名句 伤感 境界

诗歌是表达诗人思想感情的韵文,在所有的思想感情中,相思别情最容易触动人们,所以也经常入诗,尤其是古代,交通不便,音信难寄,羁旅行役人思归,深闺怨妇思夫,为此,还专门诞生了闺怨诗,这类诗是写少妇少女闺中的忧愁和怨恨,有些是女诗人写的,也有些是男诗人模拟怨妇的口气写的。

闺怨诗一般都是情感细腻,缠绵动人,而从男子的角度写别愁,或许少了几分哀怨,却又多了几分疏狂,而委婉和真挚则无二无差,关于离愁别恨的古诗词有很多,以下十首古诗是较为有名的,每首都很真挚动人,六甲番人从中分成了五个境界,分别对应离别的五个境界。

一、别离之时,不忍别离。

1、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情人恨不得天天厮守在一起,可现实总不如意,各种原因,不得不别离了,现场画面自然是依依不舍,难过落泪,在诸多的古诗词中,北宋词人柳永的词《雨霖铃·寒蝉凄切》最具代表性: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2、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

当然,现场别离时,必会产生各种复杂的想法,各种叮嘱,各种担心,北宋词人贺铸的《青玉案》就是如此,词中充满心中不舍与担心,即便今人读后都会有共鸣吧: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飞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二、眉头心头,似痴似醉。

3、似痴似醉,暗恼损、凭栏情绪:

周邦彦擅长写羁旅行役与男女恋情,他的词不是柳永那般浅白通俗,而讲究富丽精工,所以其离别词作虽一样真挚动人,却更有委婉含韵的味道,这首《芳草渡·别恨》描写的是 一夜欢好之后的离愁别绪:

昨夜里,又再宿桃源,醉邀仙侣。听碧窗风快,疏帘半卷愁雨。多少离恨苦,方留连啼诉。凤帐晓,又是匆匆,独自归去。愁睹。满怀泪粉,瘦马冲泥寻去路。谩回首、烟迷望眼,依稀见朱户。似痴似醉,暗恼损、凭栏情绪。澹暮色,看尽栖鸦乱舞。

4、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在分居两地的男女之间,女子显然会更哀怨,眉间情思,心间牵挂,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历来为人推崇,词中境由心生,眼中所见尽是愁绪,这藕这花这月这水,全笼着淡淡的相思: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三、久别重逢,恨又再别。

5、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分别已久的情人相逢了,当然喜出望外,也更会珍惜相聚的时光,但是分合离聚总无常,各种复杂的心情,少年人恐怕不懂,且看北宋词人晏几道在《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如何描写他的心情,上片回忆当年欢聚,下片久别重逢,格外珍惜,唯恐在梦中: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6、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溢鲛绡透:

陆游并不是宋代词人的代表,他更擅长写诗,然后他的词作《钗头凤·红酥手》却可算宋词的代表佳作,词人写自己的遭遇会更真情毕露吧,这词中的痛苦无奈,只有失恋过的有情人才懂: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四、相思刻骨,相思无悔。

7、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有情从来不分男女,相思的不单是怨妇,还有痴男,柳永就是如此,他的词作《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写的就是一份苦等的心情。而坚守感情的执著究竟是对是错?是否只会换来无言的结局?恐怕没人知道,然而,真情原本不就是这样么,相思刻骨,相思无悔: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8、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爱情失意,相思无望,唯有深夜追思往事自我安慰?这些看似需要同情的表象,只是因为我们是局外人,我们不懂情人的心思,人类的爱情从来就没有道理可讲,没有规律可寻,失意并不是绝望,痴情并不可耻。

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作《无题·其四》 还是一如既往的隐约含蓄,不太好理解,于是居然有人解读成悲叹自己的身世遭遇,诗意因人而异,不存在对错,但六甲番人仍然认为这就是一首情诗,写的就是一份痴情: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五、生死相别,最是悲凉:

9、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生离虽让人痛苦,但尚有可期之时,死别就只能是绝望了,金朝词人元好问听一位捕雁者说起一对大雁殉情的故事,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唱《摸鱼儿·雁丘词》,词中虽说的是大雁双飞客,但又有谁视之如无情禽物呢?世间最深情的话不是“我爱你”,而是“你死,我不独生”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10、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有一首词,六甲番人每次读后都会难过,然后默然不语,谁能想象当年苏东坡的遭遇和心情呢?与生死的相思对比起来,那些离愁别绪原来如此浅薄,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不能说是伤感了,只可用悲凉二字形容: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琴棋书画诗酒茶,都有涉猎,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