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笑、飙泪、伤感、激动……“搜狐新闻雪山行”圆满收官

2021-07-26 14:59:27 阅读量: 标签: 雪山 欢笑 圆满 伤感 激动

7月23日,持续5天的“搜狐新闻雪山行”圆满收官,欢笑、眼泪、伤感、激动……有登顶的喜悦,也有提前下撤的遗憾,更重要的是,当雪山恢复了以往沉寂,“搜狐新闻雪山行”开始让人更加深刻地思考“人和自我”“人与他人”“人与雪山”“人与自然”的关系。

致自己:攀登是和自我的较劲

登山,不是和环境斗争,“搜狐新闻雪山行”从出发到登顶,都在讲述人类和自我较劲的韧性。

搜狐登山队一路面临多种挑战,周韦彤在活动结束后,发长文感慨,“这一周的经历是酸甜苦辣……是不能洗澡的,是不能吃饱的,是不能睡着觉的……”

最困难的地方,无疑是“绝望坡”。7月23日,登山队冲击顶峰,行至“绝望坡”,这是越过平原冰川后的一段大斜坡,约40度。抬头望去,这片斜坡就像没有尽头一般,因此被山友们称为“绝望坡”,对于业余登山者来说,是一大考验。

包括李慧珍、周韦彤在内的队员,用接近“四肢并行”的姿势,弯腰前行。李慧珍感觉那一段路感觉爬不完,前面好几个人都躺那儿了。“太考验人的意志力了。但还好,从头到尾我也没有说想要去放弃。”

周韦彤也说自己曾想放弃,最终选择了全力以赴,“当运动员时,教练说要全力以赴,所以当我知道要去做一件事时,我会全力以赴去做。”

登顶队员中,张朝阳的登山经验是丰富的,在“绝望坡”更换节点时,也说“很难,很累。”

回到北京后,张朝阳在搜狐新闻客户端关注流里发了一条图文,向网友展示了岗什卡之难。首先是亮冰,“最陡处得用攀冰技术,至少一只脚得用冰爪前爪垂直踢进冰里方能固定住,超累,还好,只有一段儿。”还有冰坡上有三个较宽而深不见底的冰裂缝,“用八字环退着下降时,自控的绳子释放配合不好会一只脚踩空掉进冰裂缝里。”正如他在证书颁发仪式上说的,“登顶必须要有信念,这是体能的挑战,也是精神的挑战,有了这个决定后就可以忍受肉体上的痛苦。”

致同伴:感谢队友的关怀和力量

爬山不是一个人在攀登。印小天、X玖少年团夏之光、杨九郎、李慧珍、黄征、周韦彤、任重,还有担任主持人的关凌,为了共同的目标——登顶。

岗什卡雪峰美丽,也隐藏着巨大危险。明星队员来到偏远高原,褪去了被塑造的公众形象,卸下了名人光环,五天同吃同住,以最淳朴的感情,和队友们共同经历风雨,期间的互帮互助、团结协作,说是“战友”都不为过。

活动第一天,明星们抵达机场,在通往火车站的大巴中,关凌询问大家感兴趣的青海当地美食,周韦彤说自己不吃牛羊肉,妈妈做了100个鸡蛋,让大家分着吃。她还带了自制能量棒。贴心的是,关凌在蒙古大营主持直播,并不上山,所以她把自己那份留给了周韦彤。这个温暖的能量棒,在大本营帮了周韦彤很大的忙。“谢谢关凌,给我留了一份。”

任重带了防晒霜、手电筒、维生素……还热心分给队友。在出发C1前的适应性训练中,他跑前跑后,谁缺了什么,赶紧张罗起来,李慧珍都赞叹:“你射手座?怪不得,这么热情。”

杨九郎到达大本营后,身体不适,当天晚上在小木屋睡不着,但不敢言语,只因怕吵到“男生宿舍”的室友。“结果第二天起来,才知道黄征、任重都说头痛没睡着,也没敢动弹,就怕吵到其他人。”

这些“小事”在活动中随时可见,X玖少年团夏之光为大家发放防晒“脸基尼”;李慧珍帮队友按摩;大家都喜欢去张朝阳的“星空帐篷”里串门聊天。到达C1后,李慧珍和周韦彤同住一顶帐篷,夜里寒冷,两人相互鼓励。冲击顶峰到达假顶时,李慧珍向队友发零食。

致雪山:登山不是征服,而是探访

尽管登山主角是明星,“搜狐新闻雪山行”并非纯娱乐向活动,它背后传递着公益、环保、健身等理念,甚至无意之间诠释了人与雪山、人与自然的关系,处处透露出朴素而深刻的哲理。

“搜狐新闻雪山行”第二日,队员们在出发仪式上,立下登顶目标。冲击C1前,张朝阳也为队伍鼓劲:“希望大家大概率登顶。”遗憾的是,7名明星队员中,只有李慧珍和周韦彤两位女将成功登顶。李慧珍在采访时说,登山并不是征服它,而是探访它。

“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里。”可是对于雪山来说,人类是“不速之客”。幸运的是,岗什卡雪峰“接纳”了队员。在大本营时,天气晴朗,夜晚繁星构成了都市生活外的梦幻场景。冲击顶峰时,天气也很好。只有在下撤时,下了一阵雨。“登顶的时候下这种雨,肯定上不去。”李慧珍说。“当你真的坐在那(山顶)上面的时候,你就觉得人的生命就是那么渺小。希望岗什卡雪山能够接纳我们,‘不好意思,我们来打扰你了,谢谢你迎接我们’。”

“搜狐新闻雪山行”结束了,回顾五天的活动,它所呈现的,不仅仅是登山本身,还有登山精神的内涵、团结协作的温暖,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哲理。正如X玖少年团夏之光在社交平台发布的长文所说:“希望这次活动和以后的每一次活动,都能够在生活激励大家,给大家一些正能量的感受。”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肖扬